Kila

真是受不了以前那个【要把所有喜欢的CP都列出来】的个人简介了呢(´•ω•`)

© Kila
Powered by LOFTER

中国文学弹幕史(一个预告?)

顾清辞Kai:

说好的写政治课论文呢?我为什么就管不住这摸鱼的手!


————正文的分割线————


Warning:以寓教于乐的方式介绍古书的注解体例,包括传、笺、章句、疏、集注等等。一本正经胡说八道,OOC√,谬误√,慎入~


一般认为,弹幕源自日本网站niconico动画,经AcFun和Bilibili引进后才流行起来。其实,弹幕根本不是舶来品,而是发源于中国,它的本土名字叫做“注解”——用双行小字注于正文下方,是底端解说弹幕的前身。


早在汉代,人们就开始了古书的注解工作。由于时代的变化,语言的发展,很多先秦古籍到了汉代,已经不能完全读懂了。


汉代的注解,主要集中在经学领域。


研究经典的学问,称为“经学”。两汉时期,经学最为昌盛。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设立五经博士,教授《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


说到经学,就不得不提经学两大流派——古文经学和今文经学。


秦始皇推行焚书政策,但很多先秦经典还是通过各种途径保存了下来。一种是千方百计隐藏起来,比如砌进墙壁里面,到了汉代再挖出来,由于用先秦文字书写,所以叫做“古文经”;另一种是由老儒生背诵,再口述出来,用汉代通行的文字书写,所以叫做“今文经”,由此衍生出汉代经学的两大流派——古文经学和今文经学。这两派不仅文字有出入,学术观点和治学方法也大相径庭。两大流派相爱相杀,争斗不休。直到东汉末年,大学者郑玄遍注群经,兼采古今,融会为一,集汉代经学研究之大成,形成“郑学”。


郑玄到底牛X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


汉代讲授《诗经》的一共有四家,齐、鲁、毛、韩。齐、鲁、韩三家属于今文经学,西汉时期被立为官学。毛诗是古文经学,属于民间私学。


学者毛亨讲授《诗经》,作《诗故训传》,简称《毛传》。郑玄为《毛传》作笺注,是为《毛诗传笺》,简称《郑笺》。唐代诗人寒山有诗云:“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不烦郑公笺,岂用毛公解?”元代诗人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中有一句“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这两句诗说的就是解读《诗经》的《毛传》和《郑笺》。


郑玄作笺注之后,作为私学的毛诗逐渐兴盛,最终取代了官学,导致另外三家诗逐渐失传……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比新东方取代人教版,成为中小学英语标准教材。


目瞪口呆.jpg


上面这则案例中,涉及到“传”和“笺”两种体例。


【重要知识点】


☆ “传”,一般是解释经典,阐明经义的。现在我们说某人籍籍无名,就说他“名不见经传”,就是这个“传”。解读《周易》的有《易传》,解读《春秋》的有《左传》《公羊传》和《谷梁传》。


☆ “笺”有补充、订正的意思,是在原来注解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见解。比如,郑玄的《毛诗传笺》就是对毛亨《诗故训传》的补充、订正。此外,市面上的《XX笺注》《XX笺校》都属于这一类。


古书的注解工作中,最基本的两项是注音和断句。要知道,古代是没有汉语拼音的,最初古文也不分段,那么这两项工作是如何进行的呢?





  • 古书如何注音?



反切法是古书注音的一种方法,起源于汉代,据说可能与梵文的翻译有关。反切就是取上字的声母和下字的韵母及声调合成一个音,用来给生字注音,称为“某某反”或者“某某切”。比如,用反切法给“美”字注音,我们就可以写作“孟韦反”;给“毛”字注音,就是“孟敖切”。


在反切之前,古代常用的注音方法是直音法,即用同音字注音。比如,“晷,音鬼”,或者“甄嬛,读如真环”。 


19世纪后期,英国人威妥玛发明了一种拼音方案,叫做“韦氏拼音”,比如,众所周知的“常凯申”……


1918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公布注音字母。即:ㄅㄆㄇㄈ万、ㄉㄊㄋㄌ、ㄍㄎ兀ㄏ、ㄐㄑ广ㄒ、ㄓㄔㄕㄖ、ㄗㄘㄙ、ㄧ、 ㄨㄩ、ㄚㄛㄜㄝ、ㄞㄟㄠㄡ、ㄢㄣㄤㄥ、ㄦ。 终于知道字典前面那鬼画符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了……o(╯□╰)o


1958年,汉语拼音方案公布,我们现在的拼音输入法用的就是这个。


 



  • 古书如何断句?



在古代,这项工作叫做“章句”。章句是离章辨句的省称,是分析古书章节句读的意思。(刘师培《国学发微》:“章句之体,乃分析经文之章句者也。”)比如,赵歧有《孟子章句》。


句读,就是古代的标点符号。一般用顿号表示句中的小停顿,用圈号表示句尾的停顿。我们现在说某人文章写得好会说“可圈可点”,就是从这儿来的。


顺便澄清一个很多人会理解错的成语——“文不加点”,在字上涂一点,表示这个字出了错,需要修改。“文不加点”就是说文章写得很精彩,没有一个字需要修改,形容人文思敏捷,技巧纯熟,不是说写文章忘了加标点符号。 


关于句读的用法,举个例子。最原始的《论语》是这样的——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加了句读之后,可能是这样的——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加了现代标点后,才是我们熟悉的样子—— 



子曰:“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句读是古代学子读书学习的基本功,就像我们现在的汉语拼音一样。唐代文学家韩愈在批判时人不爱向老师学习的风气时说:“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意思是说,不知句读会问老师,有疑惑不能解决,却不愿问老师;小的方面倒要学习,大的方面却放弃了,我没有看到他的明达。在这里,句读就是“小学问”的代表。


 


(未完待明年续吧maybe……)


—————————————— 


参考资料:


1.王力《古代汉语》


2.夏传才《诗经研究史概要》


3.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



评论
热度(82)
  1. Kila顾清辞Ka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