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a

真是受不了以前那个【要把所有喜欢的CP都列出来】的个人简介了呢(´•ω•`)

© Kila
Powered by LOFTER

逻辑和语言

和她在一起:

这其实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了,语言是逻辑组织起来的,所以逻辑是什么样就会影响语言是什么样。


比如昨天我突然发现一些数学逻辑我想不通了。我敢肯定我曾经想通过,可是昨天想的时候,突然发现条件和结果之间是逻辑的鸿沟,我跃不过去了。当然,也可以说我是把当年的一些基础知识忘记了,这些基础知识是一层层阶梯,没有这些阶梯,我是完不成这个逻辑的大跳跃的。


无论是不是因为我忘了一些基础知识,我都发现了一个事实:我的大脑对逻辑弃用太久了,久到退化了。


我一下子想到最近这两年我对逻辑这个东西的态度,对理性这个东西的态度,清一色的否定。


我高中时候思考过的物理题,思考过的数学题,那种脑子在刀尖上行走的感觉,每一步都是落在自己大脑峰巅的感觉,它们一定对我的大脑进行过一遍耕犁,它们一定影响了我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看待问题的方式,也一定影响了我写文字的方式。


我那个时候写东西,爱写出本质,爱往深处去,爱在根处对各种矛盾进行调停。很快我就放弃了,我发觉,逻辑是个网,能把人困住。我发现,最终让我矛盾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逻辑。


只有一个我,也只有一个世界,我在这里,世界在那里,就如同一个笔在这里,一个本子在那里,它们两者间不会产生矛盾啊。难道笔面对着本子会说:本子啊,你让我很矛盾,我不知道是该写在你正面,还是写在反面,还是正反都写?如果会的话,那么,这是一个处女座的笔。如果,本子矛盾的的更复杂:我不知道是该写正面还是写反面,还是按照一定规律比如一张正一张反两张正两张反这样子写?如果这样,那么,这是一个强迫症处女座的笔。




所以,那个时候,好像我脑子里能想出一些深刻的道理,但是我其实是知道,这种深刻其实很贫瘠的,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捕捉和打捞是很有限的。如一根光棍一样少。


(也是后来才知道,一些哲学家之所以能被人称为哲学家,他们真不是盖的,他们居然能顶着逻辑这个东西,对世界打捞到一个非常宽广深入的层面。我当时是很服气的。我之前是想象不到,思辨的语言,居然能写出诗人用诗歌对世界微妙准确表达的效果。思辨的语言也能很精细,这是我真的想不到的。我相当怀疑这些哲学家是诗人投错了胎。


想想,也完全是可以的,如果我们当年把思辨的语言作为诗歌语言的正典,把诗歌语言赶到学院里去。其实两者在深处也是相互媾和的,很难分清。)




回到主题上说逻辑和语言的关系。一个人在逻辑上是怎么样的,他的语言就是怎么样,这个明显的道理可以往更深处去理解。


我写东西爱硬拗大长句,也爱夹杂短句。这里面有很好玩的东西在。一方面我真不是逻辑天才,后天在逻辑上又用力太猛过,所以,我脑子里的东西都是后天逻辑的产物,为了表述它们,我不得不说出一长条逻辑,这长条逻辑就是长句。我要是逻辑天才的话,我估计会缩短句子的。我爱夹短句,其实短句才是我,才是不费力的我。


我搭配着用,这就是我的美学观念了。短句我是当书画作品的印章用的。画了一大幅画,最后轻轻一个印章,我是费力劳累的长句之后,轻轻一个短句。大家可以体会一下短句在我心中的效果。


所以,我为了让短句更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我会让前面的长句尽量长一点,繁杂一点,这样子后面的短句更酷。反正有后面短句坐镇,我前面多复杂也没关系。也是因为这儿,我长句复杂起来要人命。保护大脑,人人有责,推荐大家跳着阅读。


这也和我的生活习惯有关了。比如吃瓜子,如果我打定今天要随意一点的主意了,那么,前面我会很随意怎么轻巧怎么来的扔瓜子皮,不管扔得多乱,然后桌子上扔了一片之后,最后拿个东西轻轻一扫,全部进垃圾桶,桌面干干净净。我写东西也是,前面论述可以尽可能复杂,反正最后有个短句轻轻一扫呢。




大家可以读读数学家的文章或者看看他们的发言稿。我看过的几个,都能发现他们的叙述多是顺序,叙述东西也是一直向前向下的感觉。我觉得这跟他们解题时候用的思维方式一样,照着一个方向一步步顺下去。一点一点向前捣的感觉。最后掏出一个隧道。






想说出点什么,写到这里发现还是没能说出点什么,全是老生常谈。其实我心里有个感觉说不出来,那个感觉是很妙的,关于逻辑和语言的。我上次好像从逻辑和语言关系里隐隐感觉到,如果一个人学了外语之后,外语会怎么样影响他的母语。现在让我说,我说不出了。看,一个人的语言注定他了他能表达出什么,不能表达出什么。我该继续寻找我的语言。


碎言碎语,大家当唠叨看吧。





评论
热度(125)